<dfn id="npptl"></dfn>
      <address id="npptl"><form id="npptl"><meter id="npptl"></meter></form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npptl"><listing id="npptl"></listing></address><sub id="npptl"><listing id="npptl"><menuitem id="npptl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<form id="npptl"><nobr id="npptl"><menuitem id="npptl"></menuitem></nobr></form><address id="npptl"><nobr id="npptl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<sub id="npptl"></sub>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npptl"></sub>

              【中國科學報】難以置信!這里的標本,至少有100萬號是他帶隊采集的

              2021年,梁紅斌在大別山采集標本。中科院動物所供圖

                中科院動物研究所國家動物標本資源庫(原國家動物博物館標本館)擁有全亞洲最大的動物標本收藏量。近1000萬號動物標本中有750萬號昆蟲標本,而在這些昆蟲標本中,至少有100萬號是由該所副研究員梁紅斌帶隊采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當他本人報出這個數字時,同事們的第一反應是“梁老師,您也太保守了吧!”“究竟是100萬還是200萬,這個數字對我來說意義不大?!绷杭t斌說,“我就是想,不能辜負資源庫交給我的任務?!?/p>

                為了采集這些標本,過去20多年間,他累計野外考察40多次,行程20萬公里,足跡“幾乎覆蓋了所有可及的昆蟲多樣性熱點地區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院士門下的“玩”蟲人

                梁紅斌從小在農村長大,“玩蟲子”是家常便飯。1992年,他來到中科院動物研究所(以下簡稱動物所)攻讀碩士,拜在中科院院士、昆蟲學家張廣學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1994年初夏,他連坐72小時的綠皮火車遠赴新疆烏魯木齊,又乘長途汽車輾轉來到塔城植保站。第一次野外工作,他蒙了。眼前青青的大片麥田不乏飛蟲走豸,但如何找到此行的目標麥雙尾蚜讓他一籌莫展。好在植保站老站長符振聲很有耐心,手把手地教導他。

                符站長年紀大了,眼睛有些花,幾乎是趴在地里找蚜蟲。這一幕深深刻在梁紅斌腦海里,成了他心中野外科學工作者的最初畫像。

                博士畢業那年,所里的老科學家虞佩玉找到他,問他愿不愿意接下自己研究了一輩子的甲蟲類群,梁紅斌答應了。20多年后,虞佩玉逝世,沒來得及完成中國動物志負泥蟲卷。在使命感的驅動下,梁紅斌再次接手,把主要精力投入到負泥蟲的尋找和研究中。

                梁紅斌10年間至少7次深入西藏墨脫和云南獨龍江,尋找一種負泥蟲。終于在2021年采集到新鮮標本,并初步掌握了它的寄主植物和生活環境。這個新種被命名為虞氏長頸負泥蟲,以紀念虞佩玉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人會問,付出這樣的時間和精力,只為尋找一種并不起眼的小蟲,發表一篇影響因子可能不會很高的論文,這真的“值”嗎?但在梁紅斌閃爍光芒的眼睛里,答案早已不言自明。

                負重前行的“金牌隊長”

                2000年,梁紅斌參加“中美高黎貢山生物多樣性聯合考察”,第一次被委以昆蟲考察隊領隊的重任。

                丹珠河谷連綿不斷的大雨,驛道上揮趕不盡的蚊蟲和螞蟥,讓本就繁忙的采集工作更加艱辛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半個月,幾乎沒有晴天,大家洗的衣服鞋襪都是烤干的,差不多每天晚上都有人把襪子烤糊甚至燒著?!绷杭t斌笑著回憶。

                比起自然條件的艱苦,團隊里的各種人事紛擾更讓梁紅斌感到“壓力山大”。不同的文化、不同的語言、不同的身份背景,各種各樣的訴求和聲音……一次次的處理斡旋中,梁紅斌展現出作為一個可靠“隊長”的素養。

                從那以后,他逐漸成為動物所野外科考的一塊“金招牌”,多數重要考察都由他帶隊出征。

                考察隊員的“保護神”

                晚上燈誘昆蟲,招來的胡蜂卻是一個大威脅?!爸灰l現胡蜂,梁老師都會讓我們退后,自己拿出30厘米長的大鑷子,將胡蜂快速夾住拋入酒精瓶中,為大家排除安全隱患?!标爢T尹浩東說。

                野外作業很辛苦,學生往往深夜才整理完標本,連洗漱的心思都沒有了,只想早點睡覺。梁紅斌卻和當地人坐下來交心攀談,了解當地的地理環境、路況信息甚至風俗文化?!斑@些看似不起眼的事情,能決定接下來采集的成敗,也關系到團隊的安全?!绷杭t斌說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身先士卒”“對年輕人特別照顧”“有梁老師帶隊,總是特別安心”“哪有什么歲月靜好,是梁老師在為我們負重前行”……跟著梁紅斌一起走南闖北的學生都對他滿懷感情。

                梁紅斌對學生照料有加,對自己卻有點不夠意思。一次燈誘時,有只飛蛾鉆進了他的耳朵。野外沒有醫療條件,出差回來后又事務繁忙,等到近一個月后他去醫院把飛蛾取出來時,他的鼓膜都凹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黨旗飄揚在“一帶一路”

                2009年4月,梁紅斌等人踏上了蒙古國的土地,這是他們第一次出國考察?!瓣爢T們受了不少罪、流了不少汗,但斗志不減、頑強拼搏,給蒙古的科研同行留下了很好的印象?!绷杭t斌說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這支科考隊已踏遍中亞各國,為進一步擴充國家動物標本資源庫建設作出了突出貢獻,也把中國科學家的精神和理念播種到更廣的土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的一大創舉就是在野外建立了臨時黨支部?!绷杭t斌自豪地說。據不完全統計,從2001年到2021年,動物進化與系統學重點實驗室共成立了20多次野外考察臨時黨組織。從大江南北走向“一帶一路”,無論身在何方,黨旗都高高飄楊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在一次外出科考中,梁老師與我攀談時得知我還不是黨員,就說‘作為知識分子,你要積極向黨組織靠攏啊’?!标爢T黃正中回憶道,“我這才意識到,梁老師一路上的所作所為,正是時時刻刻以一名黨員的標準要求自己呀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特別是在極其艱苦的環境條件下,黨支部就是旗幟,就是沖鋒號,最繁重的工作必須黨員帶頭,最危險的工作必須黨員承擔?!绷杭t斌說。此時這位20多年黨齡的老黨員眼睛里再次閃爍明亮的光芒。

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
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  地  址:北京市朝陽區北辰西路1號院5號
              郵  編:100101
              電子郵件:ioz@ioz.ac.cn
              電  話:+86-10-64807098
              傳  真:+86-10-64807099
              友情鏈接
              粗暴的咬奶头,最近免费手机中文字幕,国色天香中文字幕手机在线视频
              <dfn id="npptl"></dfn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npptl"><form id="npptl"><meter id="npptl"></meter></form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npptl"><listing id="npptl"></listing></address><sub id="npptl"><listing id="npptl"><menuitem id="npptl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npptl"><nobr id="npptl"><menuitem id="npptl"></menuitem></nobr></form><address id="npptl"><nobr id="npptl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npptl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npptl"></sub>